流风回雪

给落寞的时光留下细碎斑驳的记忆,关于愉悦,美好,遗憾,伤感以及其他 LINE:hezhang,INSTAGRAM:hezhang2012

无题/一



记得那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,茂盛葳蕤的盛夏,大片大片光鲜的麦浪摇曳着,肆意疯长的树木,野草,河流,青蛙,田螺,芦苇,把记忆中童年的山间小镇渲染成一个绿色的甘美的天堂。妈妈带着我去拔猪草,那时的猪真幸福啊,主人会快乐地花费一个漫长的黄昏去给它准备最天然新鲜的事物,记忆中的时光安静美好,徐徐流淌,光线由亮转暗,天黑的时候才回家,带着轻微的汗水,欢喜和收获。最甜蜜的是静夜的灯光下,狼吞虎咽的吃着妈妈为我烤的玉米捧子。

 

那时怕只有三四岁吧,印象最深的有一次,下了暴雨,河上没有桥,妈妈就抱着我过河,幼小的我看见波涛汹汹,天旋地转,紧紧地抓住妈妈的身体,度过危险。

 

童年的我很是执拗,常常为琐事和妈妈频繁地争吵,即使是家里来了很多的客人和亲戚,我也毫不收敛,仿佛忍受不了一点冷落。有一次激烈的争吵后,我发现妈妈不见了,整整一天,我都渴望着妈妈赶紧回家,一次次地到村口守望,仿佛在迎接一次远行的归来,我的内心坎坷不安,我伤透妈妈的心了,终于在漆黑的夜晚,当我从村口跑回家的时候,妈妈坐在灶火前,拉着风箱,红艳的火苗蓬勃地燃烧着,我看见妈妈的面容流露着从未发现过的美好宁静,那是刺痛之后的原谅抑或是痛哭之后的释放?没有一丝的怨恨。我坐在妈妈的身边,看着为我做饭,内心暖暖的。我再也离不开妈妈了,因为那是一种血肉相连的关系。

 

记得上初中时,有一次下雨,在放学汹涌的人流中,我看见妈妈给我送伞来了,在我的印象中,那是种矫情的行为,农民子弟,风里来雨里去早已习以为常,还送什么伞?何况家里离学校只一公里的距离。所以在人群中看见

妈妈的时候,我感到诧异,不知所措,甚至不适,不像别的孩子和妈妈依偎在一起,而是接过伞匆匆加快了自己的脚步。多年以后,我才恍然,那是刻在我脑海中无法抹去的一幕。

 

评论(2)